<span id="j9rn3"></span>

<noframes id="j9rn3"><address id="j9rn3"><th id="j9rn3"><progress id="j9rn3"></progress></th></address><noframes id="j9rn3"><form id="j9rn3"><nobr id="j9rn3"></nobr></form>

<address id="j9rn3"></address>

    <noframes id="j9rn3">

    <address id="j9rn3"><nobr id="j9rn3"><meter id="j9rn3"></meter></nobr></address>
  1. 法律圖書館

  2. 新法規速遞

  3. 笑談刑法教義學偽科學的實質

    [ 肖佑良 ]——(2020-10-15) / 已閱1028次

    笑談刑法教義學偽科學的實質
    “法律的生命不在邏輯而在于經驗”。霍姆斯講這句話時,并沒有意識到,這句大實話,與法律自身屬性是完全契合的。
    法律是客觀事物。實體法的法條,都是對客觀事物的描述,法律是實體,法律是客觀事物。既然是客觀事物,那么認識客觀事物的方法,就是認識,而不是解釋。眾所周知,人類認識客觀事物的普遍方法,就是透過現象看本質。客觀事物存在的普遍規律:形式與實質相統一,形式千姿百態,本質千篇一律。透過現象,也就是透過客觀事物的表現形式,根據內在的本質屬性認識客觀事物,是各行各業普遍的認識客觀事物的方法論。然而,法學理論反其道而行之,是通過解釋來認識客觀事物的。顯然,刑法教義學從根本上就背離了客觀事物認識的普遍規律。
    法律適用離不開法律解釋,這種在法學著作中隨處可見的教條,持續不斷地給法學研習者洗腦,禁錮了研習者的思維,結果教條竟然成為顛撲不破的“真理”。這種錯把謬誤當真理的笑話,居然能夠延續進入了二十一世紀,絕對會讓子孫后代大跌眼鏡,痛心疾首。
    法律解釋,是一條走不通的死路。法律解釋,方法五花八門,全都無章可循,根本無法控制解釋的尺度,根本找不到擴大解釋與類推解釋的界限。沒有界限,必然會混淆不同性質的客觀事物。因此,通過法律解釋去認識客觀事物,去準確適用法律,無異于緣木求魚。法律解釋不是認識客觀事物的方法。
    刑法教義學的犯罪定義,犯罪是符合構成要件,違法且有責的行為。以刑法二百三十二條為例。社會公眾的常識含義:故意殺人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刑法教義學的定義是:故意殺人的,違法且有責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什么意思呢?我國刑法規定的,正是大眾所理解的常識含義,“故意殺人的”就是代表故意殺人這種客觀行為,只對應唯一的故意殺人客觀行為。刑法教義學則有顯著不同,“故意殺人的”不僅對應故意殺人的客觀行為,還包含了正當防衛殺人,執行職務的槍決死刑犯等等性質完全不同的行為。換言之,刑法教義學中“故意殺人的”所對應的客觀行為性質不確定,把前述不同性質的行為都包括在內了。這種教義學理解,法條被演變成為一個純粹的概念。而且,這個概念是自相矛盾的,一方面代表了犯罪類型,強調犯罪的形式與犯罪的事實,另一方面又把合法的正當防衛、緊急避險、執行職務等等行為涵括其中,用相同的概念來表達性質完全不同的客觀行為,這種低級的邏輯錯誤,絕對是所有學科中絕無僅有的荒唐。
    主客觀相統一。違法是客觀的,責任是主觀的,區分違法和有責,是刑法教義學的根基。大陸法系,英美法系,都有這個相同根基。然而,行為人在實施任何刑法分則條文所對應的犯罪行為時,在這個時間段中,主客觀必然是統一的。也就是說,行為人主觀方面與客觀方面是一致的,絕不可能發生,客觀方面是在故意殺人,主觀方面是在泡妞的主客觀分離的奇聞,必定是客觀方面是故意殺人,主觀方面也是故意殺人。如果有兩臺攝像機拍攝,一臺拍主觀方面,一臺拍客觀方面,那么兩臺攝像機拍下的內容,肯定是相同(即使有不同的地方,也確定不影響行為定性)。這是可以通過實證的方法加以驗證的。加之自己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不需要任何理由。因此,刑法教義學的兩大支柱論,從根本上就是背離客觀事實的,實際上只有一根支柱,那就是主客觀相統一的客觀行為。客觀行為也是客觀事物。盡管刑法教義學在總則中兩大支柱論吹牛逼熱火朝天,但是到了刑法分則都啞口了安靜了,所有的刑法教義學著作都是,某某罪名的主觀方面,本書認為是故意或者過失,就沒有了下文,有本事請你繼續吹呀,為什么是故意或者過失?
    故意與過失。故意,過失,不具有獨立性,不是客觀存在的事物,不能單獨成為研究對象。從來沒有人在大腦中產生過故意或者過失,也沒有人看見過或者通過技術手段探測到故意或者過失的存在。刑法上,沒有故意或者過失的概念,只有故意犯罪與過失犯罪的概念。可是,刑法教義學者別出心裁,鼓吹故意和過失的獨立地位,并且作為研究對象,搞出一系列的著作。現實中不獨立存在的東西,你作為研究對象,任何結論都是無法檢驗的。毫無疑問,這些所謂的研究成果都是不切實際的學術垃圾。
    刑法教義學的犯罪概念,兩大支柱論,以及犯罪論體系,全部都是脫離實際的概念,使得刑法教義學整個理論體系完全虛擬化。既然是虛擬的概念,誰的觀點都無法檢驗,必然產生學派之爭,誰也說服不了誰,大家選擇彼此共存,各種學派學說層出不窮。例如,就犯罪的本質而言,有行為無價值論與結果無價值論之爭。實際上,犯罪本來就是包括行為與結果的,只有行為與結果有機結合,才能成立犯罪客觀行為,所以行為與結果是犯罪這個客觀事物的一體兩面,必須同時存在(結果犯),行為無價值論與結果無價值論之爭,實質與盲人摸象故事中瞎子們的爭論一模一樣,是以偏概全之爭,毫無意義。張明楷教授在他的第五版序言中寫道,“倘若說結果無價值論是錯誤的,那么,本書的錯誤就不只是一再地發生,而是持續地存在;作者不是多次犯,而是持續犯。”這個自畫像顯然是現實版的。所有的刑法教義學學者都應該吸取教訓,沒有實踐,就沒有理論,不能經過實踐檢驗的理論,都是經不起推敲的偽理論。
    法律如何適用。舉個例子,就像我們認識蘋果一樣,給你一個新品種的蘋果,沒有人會通過解釋一個熟悉品種的蘋果,去認識一個新品種的蘋果,而是通過見多識廣,把不同品種的蘋果特征都裝入大腦中,然后進行整體比對來認識的,也就是透過現象看本質,本質相同,就是性質相同,同類客觀事物,就作相同處理。就是這么簡單。法條描述的,都是客觀行為的性質。有許多法條,根本沒有任何形式意義而言,例如故意傷害他人的,過失致人死亡的等等,罪狀描述的是客觀行為的性質,只要具體案件中的客觀行為性質與某法條描述的客觀行為性質相同,具體案件就直接適用該法條即可。根本沒有多少復雜程度可言。當然,這種方法要想熟練掌握,必須要下大力氣研究各種各樣的案例,也就是要熟悉每個罪名對應的客觀行為千姿百態的表現形式,當你積累到一定程度,你就會實現質的飛躍,也就是犯罪對應的客觀行為出現一種全新的表現形式時,你就能透過現象看本質,準確適用法律。這種認識客觀事物的方法,不僅有明確的界限,而且人人都可以檢驗的,無論是誰操作,結論一定是唯一的。任何客觀事物,既符合甲定性,又符合乙定性,那是不可能的。客觀事物的定性結論唯一是普遍規律。一個客觀行為有兩個以上的定性,其中必有定性結論不完全符合客觀事實。所謂的想像競合犯,所謂的法條競合犯,都是以偏概全,斷章取義的結果,違背了客觀事物定性結論唯一的普遍規律,當然是脫離實際的。只有與客觀行為完全相吻合的定性結論,才是唯一符合實際的結論。這樣一來,定罪定性就完全建立在客觀事實基礎上,根本不需要刑法教義學中任何亂七八糟天的虛擬理論。
    實體判斷法,就是行為整體判斷法。舉輕以明重,舉重以明輕,是我們老祖宗創造的行為整體判斷法,符合客觀實際,這是最突出最大的優勢。我國刑法理論回歸傳統中華律學是必由之路。雖然筆者笑談刑法教義學是偽科學,但是刑法教義學排除例外的思想是值得借鑒的。有原則,就有例外,這是法律適用永恒的鐵律。要把有原則就有例外,納入到中華律學教材中去,作為最重要的法律適用原則來把握。原則是客觀事物,例外也是客觀事物,它們的性質完全不同。因此,我們今后重寫的中華律學教材,不是簡單否定,不是單純的回歸,而是從肯定到否定再到否定之否定的一次螺旋上升,中華律學將實現了質的飛躍,中華律學因其符合實際,又簡單易學,必將淘汰天馬行空般的刑法教義學,全球法學理論實現大統一,是可以預期的。


    作者單位: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縣人民檢察院 肖佑良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圖書館

    .

    .

    日本高清免费的不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