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rn3"></span>

<noframes id="j9rn3"><address id="j9rn3"><th id="j9rn3"><progress id="j9rn3"></progress></th></address><noframes id="j9rn3"><form id="j9rn3"><nobr id="j9rn3"></nobr></form>

<address id="j9rn3"></address>

    <noframes id="j9rn3">

    <address id="j9rn3"><nobr id="j9rn3"><meter id="j9rn3"></meter></nobr></address>
  1. 法律圖書館

  2. 新法規速遞

  3. 職員被踢出工作群,不能視為解除勞動關系

    Law-lib.com  2020-10-16 14:08:35  工人日報


      解除勞動合同必須是紙面上的,而不能是形式上的。

      日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新疆某物流公司烏魯木齊大灣南路營業部與快遞小哥丁某之間存在勞動關系,支付丁某未簽訂勞動合同二倍工資差額27179元;支付經濟補償金4043元。

      2018年6月20日,丁某自備車輛到新疆某物流公司烏魯木齊大灣南路營業部,從事快遞投遞工作,工資按計件核算,雙方每月結算工資。

      工作期間,雙方未簽訂書面的勞動合同,2018年10月,大灣南路營業部給丁某支付工資2903元。

      2019年1月31日,雙方發生爭議,大灣南路營業部將丁某踢出了工作群,停止了丁某的工作。

      2019年6月,丁某申請勞動爭議仲裁。烏魯木齊市天山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裁決:確認2019年6月25日解除丁某與大灣南路營業部之間的事實勞動關系;大灣南路營業部支付丁某經濟補償金5327元及拖欠工資20657元,支付未簽訂勞動合同二倍工資33560元。

      大灣南路營業部認為,丁某自備車輛承包其公司所屬片區快遞投遞工作,不符合勞動合同法規定的由用人單位提供工具的特征,不服仲裁,向烏魯木齊市天山區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法院審理后認為,丁某自備交通工具,按件計酬,每天按時到營業部領取快遞,負責特定區域(工作地點)的快遞投遞工作。營業部對丁某遲到扣款,請長假安排機動人員頂替,表明丁某在工作時間、工作地點等方面均服從營業部的安排指揮,即雙方之間存在管理與被管理的關系。至于按件計酬,只是計算工資報酬的方式,并不影響雙方法律關系的性質。營業部與丁某因工資結算等發生糾紛,應當依法解決。營業部將丁某踢出了工作群,與其解除勞動關系的做法,不符合法律規定。營業部應當支付丁某違法解除勞動關系賠償金。

      一審判決后,丁某不服,向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改判營業部支付丁某工資20657元;支付未簽訂勞動合同二倍工資33560元;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5327元。

      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丁某對一審法院依據查明事實判決由大灣南路營業部支付其工資19011.5元無異議,但上訴稱,其在大灣南路營業部工作期間還將一部分快遞單據交給了大灣南路營業部,該部分工資未計算在拖欠工資數額內。當事人對其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予以證明,未提供的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丁某不能證明除現有快遞單據外,還向大灣南路營業部交了未核算的快遞單據,故對其主張難以支持。丁某基于上述理由主張未簽訂勞動合同二倍工資以及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差額部分同樣無事實依據,不予支持。終審維持一審法院判決。


    日期:2020-10-16 14:08:35 | 關閉 |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0202533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0828號

    日本高清免费的不卡视频